天津市商务委员会 Tianjin Commission of Commerce

中文简体 | 中文繁體 | English | 移动门户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商务动态 > 课题研究 > 正文

关于加快我市企业“走出去”促进对外投资合作健康有序发展的研究

信息来源:市商务委外经处 研究室 【2018-05-30】

  一、天津企业“走出去”基本现状
  (一)对外投资

  从投资主体看,目前,我市有对外投资行为的企业1045家。国有199家、民营734家、外资112家,净资产超亿元103家,上10亿元51家。其中,主营制造业的占总数的22.1%,主营服务业的占总数的18.2%;对外投资额上千万美元以上的占总数的24.4%。从境外设立的企业机构看17.2%为国内母体的办事机构,分布在美国、日本、韩国等71个国家,主要发挥开拓市场、延伸业务作用。82.8%为生产经营实体,其中,加工制造类140家,主要分布在美国、乌兹别克斯坦、埃及等45个国家;资源能源开发类92家,主要分布在印尼、蒙古、俄罗斯等41个国家;商贸物流、港口运营、融资租赁等服务业运营类1154家,主要分布香港、美国、新加坡、BVI等89个国家;这些企业的设立,基于贸易需求的占60.5%,迫于成本挤压的占12.3%,瞄准市场开发的占10.6%,谋求资源要素的占到16.6%。
  从近两年我市对外投资发展看,一是民营企业热情高涨,新增投资主体占到全部新增总量的82.9%,有持续投资行为的达到120家。二是服务业资本的扩张势头猛烈,共有25家融资租赁企业进行对外投资,合计投资额占到全部投资额的40.6%。三是大体量投资标的显着增多,上亿美元项目达到47个。四是并购参股成为重要投资方式,在全部416项海外投资中,有104项以并购参股方式完成。
  (二)对外承包工程
  目前,全市有资质的单位71家,包括央企驻津单位37家和本市24家国企、6家民企和4家外企,主要分布在石油、化工、交通、电力、水利、建筑等行业部门,其中25家在国际承包工程市场中具备较强竞争力。在这些单位中,10家有持续的业级表现,45家一年或一年以上无业绩。在2016年全市实现的营业额中,石油化工、交通运输、电力工程、工业建设四大行业贡献了85%,亚洲非洲两大传统市场贡献了87%,央企驻津单位贡献了99%。
  近年来,我市对外承包工程呈现一些趋势性变化,一是对新市场的开发力度在加大。2016年,欧洲市场新签的合同额增长了80%,拉丁美洲完成的营业额增长了9.4%。二是带资承包增多,几乎所有承揽的上亿美元项目都提供了对业主的融资。三是承包方式更加多元化。从过去主要是土建分包、施工承包,发展到EPC总承包(设计、采购、施工总承包)、BOT承包(建造、运营、转让)、PPP(公共部门与私人企业合作模式)、PMC(项目管理总承包)等多种方式。
  (三)企业的产品及技术出口
  2016年,全市有货物出口实绩的企业6605家,剔除外资、加工贸易、流通型的企业,形成自身产品的出口不超半数。在这些企业中,规模超亿元,具有一定品牌竞争力企业较少。2016年,全市共有30家企业形成技术出口,合同登记901份,金额近6亿美元,涉及制造、建筑、计算机服务等行业领域。其中,国有企业9份合同额2052万美元、民营企业61份合同额12810万美元,外商投资企业27份合同额44305万美元。
  二、加快天津企业“走出去”的主要困难和挑战
  (一)天津企业普遍实力不强、缺乏核心竞争力

  反映企业综合竞争实力的2016《中国500最具价值品牌》显示,天津仅今晚报、应大、金耀三个上榜,远低于北京106个、广东79个、山东42个前三位地区的水平。统计资料显示,天津的大中型工业企业约36%是由央企和外商投资设立,平均主营业务收入分别达到80亿元和23亿元;以本地投资为主的其他天津企业的平均主营业务收入仅为央企的四分之一,不到外商投资企业的75%。天津入围2016年民企500强榜单的企业13家,数量在东部沿海省市中靠后,与浙江、山东、广东等差距巨大。大多数天津出口企业不具备依托自主知识产权和品牌的竞争能力。
  (二)目标市场定位和跨国经营能力制约企业“走出去”步伐
  一方面,绝大多数天津企业把目标市场或主要目标市场锁定在国内,对外投资合作动力不足。以工业为例,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出口交货值占比产值不高,一定程度反映出天津企业国内配套生产型的特征。从百强出口企业看,生产型天津企业38家,绝大多数年出口额不足其年产值的5%,对国际市场的依存度普遍不高。另一方面,一些企业虽有“走出去”需求和意愿,但缺乏与之相适应的人才、渠道、管理、风控等资源支持,跨国经营能力不足。比如,在有对外承包工程资质的单位中,天津本地企业数量接近一半,但其营业额规模仅不足驻津央企单位的百分之二,大部分企业在获得资质后没有能力把对外承包工程业务开展起来。
  (三)“走出去”促进体系尚需完善
  金融服务对“走出去”的支撑作用明显偏弱,特别是民营企业“走出去”项目贷款难、融资成本高。跨国经营人才队伍建设滞后,特别是适用性人才严重不足,成为摆在企业“走出去”面前非常现实的问题。面对一些企业有愿望但依靠自身条件很难走出去的现实需求,主管部门及行业组织在帮助其借船出海中发挥的桥梁作用还不够。政府在抓“走出去”工作中,还存在着引导政策单一、资源整合不足、有针对性促进不到位等薄弱环节。
  三、加快天津企业“走出去”的对策措施
  (一)加强目标市场的战略规划

  抓住用好天津发展的历史性窗口期,着眼深度参与全球产业链分工合作,有序开发以“一带一路”为主线的投资贸易和产能合作市场。一是聚焦资源能源与贸易合作,加快开发俄罗斯蒙古市场。对接矿产开采、油气资源开发利用、基础设施建设重大项目,推进农业领域合作。二是聚焦海外工程和科技合作,加快开发中亚中东欧市场。开展与中亚地区在炼油、石化、化肥、纯碱等工程项目上对接合作,加强与中东欧国家在共建技术推广中心、国际企业孵化器等方面的合作。三是聚焦基础设施海外工程和能源合作,加快开发非洲西亚市场。积极参与非盟国家高速铁路、高速公路和区域航空“三大网络”建设,加强与伊朗、沙特、阿联酋等国家在石油化工及新能源领域的全面合作。四是聚焦海洋经济和产能合作,加快开发东南亚南亚市场。更好融入中巴经济走廊建设,加强在海洋资源开发利用、临港服务经济等领域的合作,引导有条件的企业境外投资建厂,支持资源能源合作项目产品回运。五是聚焦资源能源合作,加快开发大洋洲市场。推进太阳能、风能等新能源技术开发及铁矿石、锂矿、石油天然气、煤炭等能源资源勘探领域的投资合作,加强与重要港口的合作。六是聚焦资源能源合作,加快开发拉美市场。拓展农业资源合作、新能源开发利用、装备制造产能合作等领域的投资项目,稳定葡萄酒、大豆、肉制品等相关产品的进口渠道。
  (二)推进助力“走出去”的平台建设
  着力打造五大平台:一是打造有力承接国内产能转移的境外载体平台。高水平建设埃及苏伊士经贸合作区,突出石化及装备制造产业特色,有效对接国内产能转移。推进印尼棕榈种植加工产业园、泰国煤焦化工业产业园区、柬埔寨科技会展旅游综合产业园区等加快建设,完善配套服务功能,提高对国内产业资本的吸附力。二是打造功能强大的对外投资合作支援保障平台。聚集对外承包工程央企及周边省市有实力企业的后台服务资源,打造海外工程全周期服务保障体系。深化“走出去”服务联盟建设,聚集知名投资咨询公司、律师事务所、资产评估机构、专利事务所、投资银行和会计师事务所,形成服务企业“走出去”高度专业化、集群化的市场环境。三是打造布局完善的海外营销及投资促进网络平台。加强在海外的投资促进机构建设,重点推进在中东欧、东盟、南美、大洋洲等地区的网络布局。支持物产集团、北方集团、天士力、天狮等企业利用自身海外营销网络,与我市中小企业开展基于产品、信息和渠道的互利合作。四是打造促进全面合作高水平的国际交流交往平台。构筑全方位、多元化、强辐射的“大友城”网络格局,推动与南亚、中西亚、中东欧、东南亚国家的重点城市结好。丰富友城交流交往内容,拓展友城交流交往空间。五是打造有效联通国内国外两个市场的贸易枢纽平台。构建以海铁联运为主的双向多式联运体系,发展国际中转集拼业务,打造中欧集装箱班列品牌。
  (三)实施企业“走出去”重点培育计划
  在做好面上引导、政策普惠的同时,整合各种资源,突出有针对性的培育工作,重点抓好三类企业:一是形成持续对外投资合作行为的企业,比如物资集团、钢管集团、天辰化工、水泥设计院等。对于这类企业,应摆在优先培育的工作层面,以提高其海外资产和营收占比、打造天津的跨国公司为目标,全力支持企业拓展海外布局,给予其对外投资合作项目在政策鼓励、金融配套、便利化服务、争取国家层面促进等全方位的资源倾斜。二是有贸易需求及品牌影响力的本市生产型企业,比如金锚集团、金桥焊材、天膜科技、大沽化工等。对于这类企业,应把创造“走出去”条件、帮助其在主要出口市场投资建厂或在具倍成本优势的国家开展境外加工贸易作为主攻方向,联合相关部门提升企业综合实力、改善企业的财务状况,同时,跟踪企业的投资需求,有针对性地开展项目前期服务、企业宣传推介、投资政策对接、境外风险防控等促进工作。三是“走出去”愿望强烈但自身实力尚不完全具备的企业。比如有资质的地方性工程承包企业。对于这类企业,着力做好联合出海的服务促进工作,一方面,政府部门为这些企业搭建与实力企业联合出海的对接平台并辅之以政策杠杆的牵动,另一方面,发挥行业组织的作用,为这些企业借船出海牵线搭桥。
  (四)加强人才智力对“走出去”的保障
  依托我市教育资源,联合国际专业化服务机构,建立跨国经营企业人才培育基地,组织开展小语种、涉外法律、国际税务和全球商业规则等中长期培训,引导高校开设跨国经营管理学历教育、设立大学生境外就业实践基地、创新创业平台和职业技能培训中心。组织“走出去”国际人才交流活动,构建引进境外专门人才“绿色通道”。鼓励企业制定符合国际通行惯例和企业自身特点的人才薪酬制度。
  (五)强化金融服务对“走出去”的支持
  用好招商银行、浦发银行、交通银行、平安银行离岸业务优势,借助天津自贸分行平台,为我市“走出去”企业提供融资支持。扩大进出口银行天津分行信贷支持外贸范围,加大对“走出去”带动出口的支持力度。支持中信保天津分公司参与市级“走出去”重点项目储备,为项目实施提供融资担保和服务。支持企业利用对外放款、内保外贷、搭建跨国公司本外币资金池等多种方式开展对外投资合作业务,支持自贸试验区内设立的股权投资基金按规定开展人民币对外投资业务。积极争取中非基金、中国东盟基金、丝路基金、亚投行等对我市“走出去”重大项目的支持。
  (六)完善企业“走出去”公共服务体系
  加强财税政策扶持,给予企业开展对外投资、对外承包工程前期费用等支持,扩大“走出去”统保平台覆盖范围,落实好企业境外所得税收抵免政策。深化“放管服”改革,进一步完善对外投资“一站式”服务平台建设,建立重大关键项目“绿色通道”协调机制,完善外经信息网、“走出去”微信服务平台功能。推进对外投资合作企业信用体系建设,探索建立“黑名单”制度。健全风险防控体系,完善境外安全协调和应急机制,加强境外中资机构和人员安全管理,推进境外企业文化建设,及时发布我市海外重点市场国家安全风险信息。建立 “走出去”工作联席会议制度,统筹全市“走出去”制度体系建设,协调“走出去”过程中遇到的重大问题。